通知公告:

高职院校内资编辑工作的形态与突破

来源:石家庄理工职业学院        作者:李晓霞

    一、高职院校内资编辑工作的独特形态

   (一)高职院校内资(刊型)编辑应是资源整合的杂家

不同的职业,有不同的要求。相对于专家而言,高职院校内资编辑实为“杂家”,其中的“杂”包含两种含义。

其一,高职院校内资编辑的知识结构以博取胜。万丈高楼平地起,打好根基是前提。打铁还须自身硬。就文化素养而言,高职院校内资编辑要组织和处理多个学科或多种文化领域的稿件,而与之相关联的学科和知识是贯通的,所以要求编辑具有广博的文化知识,也就是说编辑的知识面一定要广泛。

其二,高职院校内资编辑工作的定位,不仅仅只是学术研究,更应该是文化服务。一本高校内资出好了,不是编辑部的编辑学术研究得好,而是他为作者、专家和创造书籍有关者服务得好。服务包括发现、了解、甄别、选择、策划、组织、加工、整理等。点点滴滴的各项工作确实很杂。

高职院校内资编辑是资源整合的“杂家”,像“打杂总管”。因为编辑工作的源泉是“人”,喜欢“人”才能做下去,这就要求编辑要善于发现、发掘并栽培优秀人才。高校内资编辑的一个最大的优势在于身边“唾手可得”的丰富的人力资源,高校不同学科或各种文化领域的专家学者云集,高校自身人才、智能密集的优势,为高校内资编辑工作的开展提供了极为便利的条件。一位优秀的高职院校内资编辑,不仅需要较强的语言文字能力、政治认知能力,还需要较强的判断能力、审美能力和社会活动能力。就编辑基础工作而言,编辑需要善于发现作者和专家、选择作者和专家,与作者和专家建立专业关系,架构起支撑内资出版基础的作者数据库和评审专家数据库,作者数据库和评审专家数据库是学术内资编辑工作的两条生命线。因此,有人将编辑比喻为“善识千里马的伯乐”。

   (二)高职院校内资编辑是信息优化的杂家

高职院校内资编辑工作是以生产精神产品为目的的活动,因此“编辑”常被形象地比喻为“优秀作品的助产士”“为人做嫁衣的无名英雄”“信息加工的工程师”等,从组稿、审稿、策划组织、选择加工整理稿件到出版发行(交流)每一环节,从三级审稿责任制、责任校对制度和“三校一对制度”的落实,从形式质量和内容质量上严把质量关,拒绝人情稿,确保内资的品质。

    编辑专业化和职业化的能力不单单是制作出版物的能力,还包含读懂时代读懂社会以及读懂作者和读者的能力。理想的高职院校内资编辑工作的独特形态是既有“术”的氛围,又需“学”的风气,既具有高雅的文化格调,又富有丰富的文化气息。

   二、高职院校内资编辑工作的突破

作为连续性内资出版物,稿源受高校学期长假影响较大,每年的寒暑假正值内资第1期、第3期筹稿关键期,致使组稿困难,稿源不足。学术上原创性竞争越来越激烈,编辑需要深入基层、广辟稿源,编校质量合格,保证每个季度连续正常印制。

高职院校学术研究如果涉足“偏、冷、窄”的主题,学术过于细分化、闭塞化,很容易走入“画地为牢”的死胡同,体现不出特色。要追求“应用学术”,而非“高深学问”。不在于求解“是什么”,而是关注“怎么办”;不在于“为知识而知识”,而在于学以致用,将理论知识转化为实践应用,并在应用过程中生产新知识。

一方面是与编辑工作的“美丽邂逅”,一方面源于职业使然的“情有独钟”,好奇地架起感应四方的天线,在作为时代函数的书籍上播种耕耘。编辑就编辑力而言,不只是体现在文书写作上的“作家”式的写工,“文功”和“武功”,“笔杆子”和“泥腿子”缺一不可。如果专家的优势在一条线上,那么杂家的优势就应该在一个面上。内资编辑是资源整合的“杂家”,更像“打杂总管”。从作者到封面设计者(美编)、印刷厂、政府版权出版部门、数字网络媒体等一切事宜都要安排妥帖。所以当一本内资出现在读者面前时,可以说是盛装而来。在现场任事的编辑,才情从不会枯竭,就像在办盛典一样,编辑全面发动自己的知识、素养、人格,甚至是学养、判断和见识,整合作者、专家和创作书籍有关者的资源,凝聚各方思想精华和知识智慧,最后以“书”的形式送到读者手中,让读者尽享知识的盛宴。

很多人认为编辑工作只不过是简单地改改稿子,修修补补的编排性工作,任何人都可以胜任。只要有优秀的作者,没有编辑好像也无啥大碍。实际不然,从创意、策划到人际关系,一切都考验着编辑的学养、判断和见识。有限的版面如何明晰地展现更多的信息,插图、照片和表格怎么放,出版的周期、装帧工艺的要求,设计作品架构,制作目录,拟小标题,加工、润饰、提高稿件等,从选题、策划、约稿、催稿、“三审三校”、发行(交流)、联系作者等,每一项工作都不是随性而为,审稿要慎,改稿要细,任何环节的疏漏与松懈,都将留下无可挽回的后果。同时编辑必须重视时间和成本,在一定的管理下进行,这些往往需要编辑专业性的判断。还有,如何让作者高兴地接受约稿,如期交稿,能否高明的催稿,让作者如期完稿,和作者的关系如何进展等等,往往是考验编辑人际关系的课题。编辑要善于发现、发掘并栽培优秀人才。

 编辑作为第一读者,担负最先阅读作品的任务,需要透过他人的眼睛来看,借助他人的力量来干,若过度膨胀,增值“自我”的存在,就会“自我”中毒。作为一名普通的高职院校内资编辑,“如何培养自己工作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如何提高工作的含金量和编校质量,如何更好地处理与作者的关系以及利益分配”等,工作之余常常会追问自己这些问题。对此老一辈编辑家叶圣陶给出了答案,提出“把发行工作的重心放在读书运动上,想尽种种办法让不读书的读书,少读书的多读书,读了书的善于读书”。与“书”交往的共同性,改变中的编辑工作方式,研究、承继和弘扬老一辈编辑家的文化信仰和编辑实践成为工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工作的生命体验中,自我升华,铸造敬业美感。

敬畏学术,倡导原创,培育应用学术,工作质量第一,聆听智者声音,感受学术魅力。一件件完成的作品述说着编辑工作的点点滴滴。我国著名出版家邹韬奋有言:“无论何种事业,能干的还要愿干,否则难有责任心,愿干的还要能干,否则难有效率。”

诚哉斯言。

 

】【论坛】【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