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浅谈解放石家庄的重要意义

来源:        作者:周艳芝

1947年11月12日,人民解放军攻克华北重镇石家庄,创下了“夺取大城市的范例”。石家庄的解放不仅创造了城市攻坚经验,经济生产迅速恢复和发展,成为支援全国解放战争的大后方,而且为中共中央移驻西柏坡创造了重要安全保障。
 
一、开创了攻坚战术夺取大城市的范例
 
1947年5月,刘少奇、朱德率领中央工委到达西柏坡,“指导晋察冀的军事斗争”是中央委托中央工委的主要工作之一。
 
对于长期实行运动战的解放军部队来说,城市攻坚战是一个崭新的课题。除了在战略思想、武器装备做充分准备外,战术的运用也是极为重要的。石家庄战役的胜利,就是成功运用了攻坚战术的典范。战役中我军运用的攻坚战术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连续爆破,即以炸药对敌人各种防御设施进行连续的爆破。随着军工生产中炸药的产量及杀伤力的提高,炸药在战场上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这在当时炮还不很充足的情况下,使用炸药连续爆破就显得十分重要。石家庄战役中,很多连队都使用了炸药炸开突破口和开辟通路。例如在突破外市沟时,解放军向预定的突破口进行了连续准确的轰炸,炸开缺口后,解放军战士迅疾通过,冲向内市沟。关于这一点,朱德总司令在《打下石家庄的意义和经验教训》中曾这样点评:炸药使用得很好,很普遍。在炮还不很充足时,攻城应该把使用炸药放到第一位。
 
二是坑道作业,即秘密掘进到敌人碉堡或城墙下,用炸药炸毁。石家庄战役中,解放军指战员经过反复琢磨、演练,终于找出挖蛇形坑道接近敌人的办法。首先挖卧式掩体以保护自己,再挖跪式掩体以射击敌人,取得主动。第三步挖立式掩体,即可在坑道展开作战工作。为防止国民党军晚间探照灯照射及白日的枪炮阻击,将立式掩体弯曲似蛇状的形体左右展开挖成壕沟。这种办法影响了国民党军的射击点,大大减少了伤亡。在坑道最接近敌人工事的地方,装上大量的炸药炸毁工事。
 
三是充分运用炮的威力,破坏敌人的防御工事。石家庄经过日寇和国民党的经营,已经成为一个“固若金汤”的城市,到处分布着坚固的工事和碉堡。在战役中,解放军采用集中几种几十门炮打一个突破口,从而杀开进攻之路。在攻打云盘山工事时,担任突破任务的第四纵队十旅三十团一度受挫,后调整方案,调山炮、重迫击炮、六零迫击炮、重机枪二十多门,在强大的炮火轰击下,终于摧毁了云盘山工事。攻下云盘山后,战士们将炮群推拉上山,开炮将市内的发电厂摧毁,使敌人长约百余里的电网一下失去作用,从而加速了战役的胜利进程。朱德总司令对这一战术曾赞许地说:“在战役中,炮兵起了很大的作用。这次采用了几十门炮打一个突破口的办法,学会了使用炮。”这些攻坚经验为后来城市的解放提供了很好的经验。
 
二、创造了城市接管工作的宝贵经验
 
石家庄解放后,党对城市进行了接管工作。首先,建立党政军各级组织。早在石家庄解放前夕,中央工委和晋察冀中央局即确定石门市为晋察冀边区直辖市,石门市委、市政府直属晋察冀中央局、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领导。按照区党委(省级)的建制配备干部,并从中央机关和各根据地抽调大批干部到石家庄工作,任命了以毛铎为书记、以柯庆施为市长的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晋察冀军区任命了以曾涌泉为司令员的市警备司令部领导班子。在战役胜利结束的同时,石门市党政军领导成员和工作人员分批进入市内开展工作,并确定首要的工作是宣传党的方针政策,解除群众的思想顾虑,稳定社会秩序,建立各级党组织。石门市党政军各机关连续发布安民告示,发放救济粮等,使城市各阶层在思想上和情绪上趋于稳定,对当时稳定城市秩序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其次,成立接管组织。1947年11月17日,成立了“敌伪物资管理委员会”,遵照“保存人力、物力、财力,恢复生产,建设新城市”的方针,分别设立铁路、工业、财经、银行、军械、电讯、文化、交通、运输、卫生、缉私等小组,对国民党各机构和官僚资本进行全面接管。为了做好接管工作,敌伪物资管理委员会多次同市政府、市警备司令部联合发出布告,公布接管敌伪物资、财产的有关政策和范围。“禁止任何机关部队搜集搬走与购买物资,并分设卡子,截留一切人员向外搬移的物资”,并规定“所有缴获物资一律归公”。这些措施有效地维护了城市秩序,保证了城市公共财产和物资不受破坏,保证了城市接管的顺利进行。
 
再次,在接管的过程中首次实行军事管制。石家庄是日本及国民党在华北最大的特务据点之一,社会情况非常复杂,国民党潜伏特务、逃亡地主汉奸和部分国民党部队的散兵游勇、土匪强盗严重危害着社会的稳定。打击潜伏的敌特和破坏分子,已成为城市稳定和发展的重要任务。1947年11月15日,晋察冀军区任命了以曾涌泉为司令员的石门市警备司令部。11月27日,市警备司令部发布戒严令,随后市公安局颁发了临时的警备方案,在全市实行军管和宵禁。稍后,在全市开展了“挖蒋根”运动,结合伪顽人员登记,在全市开展了“大清查”。历时76天的军管期间,共抓捕敌特人员和嫌疑分子3000多人,其中各系特务400多人。在清理敌特的过程中,市政府还对社会各阶层进行了改造,尤其是对旧社会的三大公害——妓院、烟馆、赌场进行了彻底治理。通过打击敌特和社会改造,使社会上的不安定因素基本消灭,既保证了全市人民和上级机关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境。
 
第四,恢复发展城市经济。石家庄解放后,党即向人民宣布“石家庄不会再被蒋介石占去,我们应该作长期打算,方针是建设,而不是破坏。”刘少奇曾经指出:“石家庄的机器不一定多,但很重要,对于目前战争和人民生活有极大关系。”因此,市委市政府把发展生产、繁荣经济作为头等大事,充分发动群众,依靠工人阶级,在遭受战争严重破坏的残局上,恢复和发展生产。首先,大力恢复和发展的是国营、公营经济。国营、公营工商业是石家庄解放后建立起来的新型经济。为了尽快恢复和发展生产,市委、市政府重新组织工会,实行实物工资制,废除对工人的一切苛捐杂税等等。这些措施大大调动了方方面面的积极性,促进了国营、公营企业的发展。其次,恢复和发展私营工商业。市委市政府为此颁布了一系列的法令、布告,对公共关系、劳资关系和私人工商业开工开业的办法等作了明确的规定,调动他们开工的积极性。再次,采取积极引导失业工人和城市贫民走互助合作的道路,发展合作经济。根据发展生产的需要和群众自愿的原则,创办了运输、供销和生产等互助合作组织。经过努力,1948年初,80%的私营工商业开工开业;到1948年8月,国营和公营企业发展到115家,全年获纯利润2.5亿元。经济在战后迅速恢复,有力地支援了正在进行的人民解放战争。
 
毛泽东曾经说过:“革命的最后目的,是夺取作为敌人主要根据地的城市”,而如果“没有充分的城市工作就达不到此目的”。石家庄的城市工作经验,由中央工委总结上报中央后,得到中央的充分肯定,中共中央在《关于注意总结城市工作经验的指示》中,明确指出:“尔后各局各军在攻占城市及占领以后不久时期内,管理城市的工作方针及方法,应即以中工委二月十九日电所述攻占石家庄及初期管理石家庄的方针及方法为基本方针及方法。”
 
三、创造了中共中央移驻西柏坡的安全屏障
 
关于中共中央移驻西柏坡的原因,人们常认为,因为中央工委的驻地选择了西柏坡,所以中共中央移驻西柏坡是必然的。事实上并非这么简单。据文献记载:枣林沟会议上,中央机关进行了分工。会议结束当天,毛泽东在给周恩来的电报中说:“中央决定组织中央工作委员会,在少奇主持下进行各项工作,朱、刘二同志明晚动身去临县,经五台往太行”。4月9日,中央在成立中央工委等项决定的通知中说:“以刘少奇同志为书记组织中央工作委员会前往晋西北或其他适当地点进行中央委托之工作。”4月11日,中央在通知中又指出:“中央工作委员会现由刘、朱、董三同志为常委,朱、刘先至晋察冀指导工作一时期。”4月26日,刘少奇、朱德一行到达晋察冀中央局、军区驻地阜平县城南庄。由于聂荣臻等当时正在平山指挥正太战役,所以,5月3日,朱德、刘少奇到达平山与聂荣臻、肖克、罗瑞卿见面。在这里,聂荣臻等盛邀中央工委留在晋察冀,刘少奇、朱德致电中央请示。1947年5月10日,中共中央复电朱德、刘少奇,“完全同意中央工委及工委工作机关留在晋察冀工作一时期,以便能够帮助中央局解决各项问题。”后经实地勘察,最后中央工委驻地选在了西柏坡。上述过程可以看出,中央工委最初来到晋察冀乃至驻扎西柏坡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时局的变化逐步形成的,是带有临时性、阶段性的安排,所以中央工委进驻西柏坡,在一定程度上并没有成为中共中央移驻西柏坡的必然。
 
石家庄的解放恰恰使中共中央移驻西柏坡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从安全方面考虑,石家庄的解放使晋察冀和晋冀鲁豫解放区连成一片,整个华北除京、津、保定以外全部解放,距离西柏坡最近的敌人就在保定了,而保定的敌人已经处在解放区的包围之中,如要穿越解放区进攻西柏坡难度可想而知了。所以石家庄的解放为西柏坡创造了安全屏障。
 
石家庄解放后不久,中共中央就考虑到西柏坡与中央工委会合。杨尚昆回忆说:“同中央工委会合的事,党中央在1947年12月于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召开的工作会议上就有所考虑”。“1948年1月初我们就派军委三局局长王诤,到河北平山同中央工委接头,预先布置通讯的接转工作。”得知消息后,1948年1月5日,朱德、刘少奇致电中央,“三交机关搬到平山与工委会和甚好,陕北中央机关是否亦搬来,搬到平山后是否应作较长期打算,请即示,以便作各种准备。”在中央与工委、后委后来的电报往来中得知,中央很快决定移驻西柏坡了。1月20日,周恩来、任弼时致电叶剑英、杨尚昆,对中央机关向东转移的有关事宜进行了部署,并说:“后委迁移照原议不变。望依据你们计划进行,三月中旬开始行动。为避免电台失联起见,中央决定后走。”由此可见,中央与后委的转移目的地都是西柏坡,只不过强调要晚一些而已。3月14日,周恩来、任弼时致电杨尚昆、李克农,“我们已预定寅马(即三月二十一)动身,四天到三交,休息一两天,乘车到兴县,然后乘车四月一、二日可到代县。”3月23日,中央东渡黄河,4月13日,中央到达阜平城南庄。5月27日来到西柏坡。所以客观地说,由于石家庄的解放,吸引了毛泽东和党中央的“垂青”,使西柏坡成为“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
 
四、成就了支援解放战争的大后方
 
1948年5月,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区合并成立华北解放区。全区人口四千多万,约占当时全国总人口的十分之一多。耕地面积一亿六千多万亩,平均每人约4亩。粮食等农作物产量较高,另外还有煤炭等大量的矿藏。因此,华北解放区的成立,无疑为解放战争提供了巩固的后方。石家庄作为这个大后方的中心城市,成为支援全国战场的军事物资补给基地。
 
当解放石家庄的硝烟还没散去,朱德总司令就来到石家庄视察,视察了大兴纱厂、炼焦厂等大企业,指示帮助解决这些企业迅速恢复生产等问题。人民政府接管后,在大兴纱厂迅速掀起了“恢复生产、支援前线”的热潮。短短几个月后,曾元气大伤的大兴纱厂生产能力迅速恢复,大批的布匹、棉毯被运送至解放战争的前线。刘少奇同志曾经说,这个厂子生产的纱、布,可满足所有解放军的穿衣、戴帽、绑腿所需。据文献记载,华北财经办事处1948年分配给晋察冀布80万匹支援西北的任务,虽没有记载是否为大兴纱厂承担的史料,但当时天津未解放,这样大的数量恐怕只有大兴纱厂才能胜任。
 
石家庄炼焦厂也是石家庄的重要工业之一。解放军接管炼焦厂后,迅速的恢复生产,不仅能生产焦炭及沥青等20余种产品,而且为建立专业生产军火的分厂尤其是研制成功4寸火箭弹创造了条件。1948年8月,华北人民政府企业部副部长刘鼎,认为炼焦厂的化验设备可供试制火箭弹作参数分析,于是刘鼎派设计、制造火箭弹的人员来到炼焦厂。在短短四月个的时间里,通过溶解火药、提纯丙酮和多次反复的实验,火箭弹试制成功,射程达到4000米,具有现代战争中的杀伤威力,有力支援了全国的解放战争。
 
石家庄车辆厂在接管后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它的前身是1905年建立的正太铁路总机厂,厂址选在紧贴平汉铁路西侧。1906年初,开始从唐山、天津等地招收技术工人,次年第一次制造出货车两辆。其修理能力也不断增强,经过17年的建设,1921年车辆厂基本建成。总机厂下分锻铁厂、锅炉厂、熔炼厂、装配厂、合拢厂、修车厂等众多分厂。它是石家庄第一座近现代化制造业性质的工厂。石家庄解放后,晋察冀边区工业局接管,车辆厂不仅修理普通车辆,工人们还攻克技术难关,成功修理战场上缴获敌人的坦克,使这些坦克能够重返战场杀敌立功。
 
大兴纱厂、炼焦厂、车辆厂这三个大型工业,只是石家庄解放后支援解放战争的代表。当时石家庄对解放战争的支援物资是多方面的。刚刚解放的石家庄在党的领导下,首开军供设站先河,成立全国最早建立的专门用于为过往部队提供饮食供应的组织机构,时称“石家庄市粮秣供应站”。解放战争期间,兵站先后承担了1948年7月四野大军北上的过军供应;1948年12月平津战役的过军供应以及驻石补训团供应和粮草转运;1949年解放太原、大同战役的过军供应和粮草调运;1949年至1950年部队南下过军供应。另外,各厂矿还利用民用机器设备生产武器弹药,抢运军用物资。各县农民也把土改后丰收的粮食交给政府,送往前线。各县还动员了大批民兵民工,组成了民兵队、担架队、运输队,根据部队作战需要,随时准备开往前线。在解放战争中,正是因为有石家庄这样的城市,能够源源不断将人力、物力、财力运送至全国各个战场,才大大加速了全国的胜利进程。
 
(作者系西柏坡纪念馆征集研究部副主任、副研究馆员)
 
 

】【论坛】【打印】【关闭